沧州做网站
| | 保存桌面 | | 手机扫二维码

沧州做网站

做网站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
太仆卿来俊臣之强盛,朝官侧目,上林令侯敏偏事之。其妻董氏谏止之曰:"俊臣,国贼也,势不久。一朝事败,党附先遭,君可敬而远之。"敏稍稍引退。俊臣怒,出为涪州武龙令。敏欲弃官归,董氏曰:"速去,莫求住。"遂行至州,投刺参州将,错题一张纸。州将展看,尾后有字,大怒曰:"修名不了,何以为县令!"不放上。敏忧闷无已,董氏曰:"且住,莫求去。"停五十日,忠州贼破武龙,杀旧县令,掠家口并尽。敏以不计上获全。后俊臣诛,逐其党流岭南,敏又获免。唐冀州长史吉懋,欲为男顼娶南宫县丞崔敬女,敬不许。
因有故胁以求亲,敬惧而许之。择日下函,并花车卒至门首。
敬妻郑氏初不知,抱女大哭,曰:"我家门户低,不曾有吉郎。"女坚卧不起。其小女白其母曰:"父有急难,杀身救解。设令为婢,尚不合辞;姓望之门,何足为耻。姊若不可,儿自当之。"遂登车而去。顼迁平章事,贤妻达节,谈者荣之。顼坐与河内王武懿宗争竞,出为温州司马而卒。
监察御史李畬母,清素贞洁,畬请禄米送至宅,母遣量之,剩三石。问其故,令史曰:"御史例不概剩。"又问车脚几钱,又曰:"御史例不还脚钱。"母怒,令还所剩米及脚钱以责畬,畬乃追仓官科罪。诸御史皆有惭色。文昌左丞卢献女第二,先适郑氏,其夫早亡,誓不再醮。
姿容端秀,言辞甚高。姊夫羽林将军李思冲,姊亡之后,奏请续亲,许之,兄弟并不敢白。思冲择日备礼,贽币甚盛。执贽就宅,卢氏拒关,抗声詈曰:"老奴,我非汝匹也。"乃逾垣至所亲家截发。思冲奏之,敕不夺其志。后为尼,甚精进。沧州弓高邓廉妻李氏女,嫁未周年而廉卒。李年十八守志,设灵几,每日三上食临哭,布衣蔬食六七年。忽夜梦一男子,容止甚都,欲求李氏为偶,李氏睡中不许之。自后每夜梦见,李氏竟不受,以为精魅,书符咒禁,终莫能绝。李氏叹曰:"吾誓不移节,而为此所挠,盖吾容貌未衰故也。"乃拔刀截发,麻衣不濯,蓬鬓不理,垢面灰身。其鬼又谢李氏曰:"夫人竹柏之操,不可夺也。"自是不复梦见。郡守旌其门闾,至今尚有节妇里。
杨盈川侄女曰容华,幼善属文,尝为《新妆诗》,好事者多传之。诗曰:"宿鸟惊眠罢,房栊乘晓开。凤钗金作缕,鸾镜玉为台。妆似临池出,人疑向月来。自怜终不见,欲去复徘徊。" 初,兵部尚书任瑰敕赐宫女二人,皆国色。妻妒,烂二女头发秃尽。太宗闻之,令上宫赍金壶瓶酒赐之,云:"饮之立死。瑰三品,合置姬媵。尔后不妒,不须饮;若妒,即饮之。"柳氏拜敕讫,曰:"妾与瑰结发夫妻,俱出微贱,更相辅翼,遂致荣官。瑰今多内嬖,诚不如死。"饮尽而卧,然实非鸩也,至夜半睡醒。帝谓瑰曰:"其性如此,朕亦当畏之。"因诏二女令别宅安置。隋开皇中,京兆韦衮有奴曰桃符,每征讨将行,有胆力。
0条  相关评论


快速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做网站
  • 电话:13222222222

文章